《解码数字新浙商》专访炬荣集团董事长周广鹭
2019-08-16

《解码数字新浙商》第一集第五期,浙江省数字经济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章丰对话炬荣集团董事长、哈智创始人、浙江省辽宁商会会长周广鹭。



我们在这里赢得了尊重,有了自己的事业,同时发展生活得也非常好。我认为浙商是全球最优的一个序列,能身处其中对我来说是一种荣幸。


“17年炬宝成功落地时,周总哭了。”


采访周广鹭创始团队的员工时,他们例举了很多记忆深刻的事。她严厉要求,小到护眼仪上的一个盖子的效果都会提出要求;工作之外,请员工到家里吃饭、记得他们的生日、关心单身问题,事无巨细放在心上。


周广鹭出生在辽宁丹东,父母都是公务员。2005年,她揣着东拼西凑来的200万,到人生地不熟的杭州打拼。创业十多年,横跨美妆、建材贸易、精密制造、资产管理、互联网等多个领域,每个项目都做得有声有色。她说,一路走来,只要敢想,凡事可成。


这份信念,让周广鹭遇见了她儿时的梦想。2016年,一支人工智能研发团队寻求投资,这一回,她投资人做成了创业者,开启了哈智机器人的事业,成了名副其实的“机器人妈妈”。


2014年,浙江省辽宁商会成立,她被推举为首任会长。曾有两年,她放下公司的业务全身心打理商会,以尊重和服务赢得了在浙创业辽宁老乡的认可。


眼下,她梦想着炬荣的机器人能走进千家万户,让城市和生活的各个角落都能享受人工智能带来的惊喜。

访谈现场


谈战略布局:

在研发与商业化之间找到平衡点


章丰:现在团队里,你扮演的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?


周广鹭:这个团队是2016年年底找到我的,当时团队生存困难,希望有资金让他们继续做研发。当时他们一直在做底层研发,没有运营人员,如果不是我投他们,可能到现在还不会有产品。我当时判断这个团队做研发是踏实的,而我在商业化方面积累的经验可以帮到他们,于是2016年年底就接手过来,2017年4月杭州哈智机器人有限公司正式成立。


章丰:行业里的确有一些技术出身的团队,底层技术很扎实,但在商业化能力上有明显的短板。两年多的时间,炬荣的商业化效率还是比较高的。


周广鹭:我接手后对战略进行了调整,做了商业化的布局。因为团队本身有深厚的研发基础,已经到了可以形成产品的时机,而且产品是可以迭代的。从公司运营的角度,也需要拿着产品去开拓市场,我是坚定地以市场为导向,做企业首先要让企业活下来。所以我们就在研发和商业化之间找到一个合适的平衡点,先推出针对B端市场的产品,获得进一步研发的基础,这样就形成了可持续和正向循环,有机会不断地做大企业。


我们技术团队对技术是有信仰的,希望提供给消费者高于市场预期的产品,他们也会跟我有分歧,包括我们现在做C端针对儿童市场的智能产品,可能不是他们本来想做的。我判断当下市场需求最集中的是在儿童、老人和女性,我们就从需求比较最匹配的儿童市场先切入。事实也证明我的定位是准确的,我们去年C端产品的销售情况很好。


章丰:和你的技术团队两年半磨合下来了,你觉得现在能说服他们了吗?


周广鹭:这是一个不断达成共识的过程。每次产品落地的时候,说心里话,我比他们每个人都激动。2017年6月我们开始研发两款产品,9月份第十三届全国学生运动会在浙江举办,我们当时输送了两款机器人。最后我们是在大会举办的前两天,这两款机器人才正式达到交付要求。当时是凌晨3点多,他们把机器人送回办公室调试,看到它们能走能动、实现各种功能的时候,我第一个流了眼泪,真的跟自己的小孩一样,特别激动。


谈市场策略:

布局C端市场 做若干年后的小米

章丰:目前公司研发的机器人,主要用在哪些场景?


周广鹭:我们目前针对B端和C端的应用场景都开发了产品。B端应用例如大型赛事、企事业单位、政府行政大厅,“炬宝”和“荣宝”这两款机器人从研发至今到现在,先后服务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第13届学生运动会、第四届世界浙商大会、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等等。C端产品主要有跳舞机器人、陪伴机器人海豚多啦。

哈智商用机器人

哈智跳舞机器人


章丰:炬荣目前的产品,知名度比较高的还是在toB的场景,未来从公司的策略上,B端和C端哪个会做得更大?


周广鹭:目前我们的产品在B端更有优势,按我的想法,我是想在C端市场发力的。我的梦想就是让炬荣的人工智能产品真正走进千家万户,做成若干年后的小米。产品有很可靠的功能,很高的性价比,然后颜值要高。


章丰:我发现你的公司里面有一个特点,包括你的产品、公司布置的细节,颜值都比较高,这应该跟你的个人的气质有关。强调颜值正义,这是不是公司一种看不见的文化?


周广鹭:我们毕竟是科技公司,所以办公场地上就要体现科技感。另外,一个好的工作环境也是一个好的磁场,能给研发、设计人员比较好的创作环境。从产品角度要符合审美,兼具科技感与功能性,这方面我是比较挑剔的。技术上我不懂,但我可以算是一个产品经理,会从消费者的角度去提要求。比如说海豚多啦,它的材料是安全环保的,因为这是一个给孩子用的产品,尾巴上的材料还要做到可食用级别,因为这个地方孩子可能会去咬。


哈智机器人海豚多啦


我们下半年研发的两款产品,其中有一款奶妈机器人,它的slogan就是“水温现在刚刚好”。一款人机交互的产品,时刻检测水温,20个小时内随时拿出来就是你所需要的水温。给孩子泡奶粉是很微妙的事,要求水温在40-45℃之间,但是晾到这个温度了,孩子又不想吃奶怎么办?当你要用的时候只能再用热水调配到40-45℃,这就产生阴阳水的问题。很多新生儿喝奶粉产生了拉肚子、胃肠道感染,其实都是阴阳水调配过程当中所产生的问题。我们就针对这个场景解决这一个问题,通过纯物理的降温,保证孩子喝奶的水温刚刚好。


章丰:你的机器人在自己家里用吗?


周广鹭:我们家所有的产品我都有,我妈是我们护眼仪的忠实粉丝,我在家没事就让海豚哆拉给我唱唱歌,音质特别好。


谈市场想象:
老年陪护机器人时机还未成熟


章丰:家庭服务机器人有两个核心场景,一个是孩子,还有一个是老年人的陪护。老龄化社会是一个大规模全球化的社会现象,未来公司会考虑老年陪护这方面的机器人吗?


周广鹭:老人市场我们很早就考虑过,不光是我们,很多公司也在考虑,为什么迟迟没有出来?大家都在衡量市场、衡量性价比的问题。因为做老人陪护类型的机器人,实现起来是非常困难的,不能是哗众取宠的唱个歌跳个舞,一定要解决实实在在的服务问题。比如说老年人一旦摔了一跤,家里没有人的情况下,你是不是要时刻检测到,是不是要把他扶起来?这个可以托举的手臂,目前只有日本有成熟的技术,一个手臂的价格三十万,整台机器做出来可能要达到上百万。这个价格大众能不能接受?在中国老百姓的观念里,我宁可去多找几个阿姨回来,服侍起来更方便,不太会去选择一台机器人。


章丰:5G的应用现在刚刚推出,未来5G在家庭服务机器人的场景里,对你们的产品有哪些比较重要的促进作用?


周广鹭:5G网络铺开了以后,我们是真正的受益行业,所有的产品都是受益者。现在我们服务大型活动的时候,都是机器人身上背一个4G背包解决网络传输的问题,5G会让我们的交互提速,无时差更效率。


谈团队管理:

相信才会遇见

章丰:你平时管理团队,最重要的方法是什么?


周广鹭:因为我本身社会职务很多,有很多会议要参加,很少有时间可以安心地坐在办公室里。所以组建专业团队就特别重要,高管团队更加重要,人对了,就什么都对了


章丰:那你最起码得做到一条,对高管的信任和激励。


周广鹭:我选人还是看得准的。我们选人的标准,首先一点就是必须要信得过,人品必须要好,这个是最重要的。其实我这个人特别简单,因为我是北方人的性格,比较直率心比较大,而且我自己也非常重信仰的人。我特别喜欢看的一本书就叫《吸引力法则》。人总是倾向于跟自己的同类待在一起,当我们的思想集中在某一领域的时候,志同道合的人就会以物以类聚的方式互相接近和吸引。首先要有思想、兴趣,然后坚定信念展开行动,相同想法的人之间自然就会吸引与互相帮助了。相信才会遇见,无招胜有招。


章丰:如果你的相信可能被证明是误判呢?


周广鹭:我觉得这种情况其实还是在少数的,欣赏引导成功。


谈商会责任:

出于尊重和真心做好服务

章丰:你还有一个很重要的身份,浙江省辽宁商会会长。商会工作在你的精力分配当中,大概占一个什么样的分量?


周广鹭:商会刚成立的时候,基本上有两年我是专职在做会长,因为我是首任会长,相当于有时候把秘书长的活也干了。现在商会的秘书长是从我们商会的一个普通秘书成长起来的,所以对内部情况是非常熟悉的。商会的工作步入轨道,而且公司的新项目启动以后,这块占用的时间相对会少一点。


章丰:你当商会会长的时候,只有32岁。商会里边那些比你年长很多的人,相处还是需要一些技巧的,你觉得最重要的是什么?


周广鹭:这些年对我来说也是一种磨炼,我认为最重要的还是出于尊重和真心地去服务。像我们商会的监事会主席,一位70多岁的企业家,当时在推荐首任会长的时候,他就说广鹭是个好苗子。在商会中,最财大气粗的不是我,最德高望重的也不是我,而且我还是个女同志,大家都认同我、推举我,那我一定要拿出实际行动和服务去回馈这份信任。在日后的过程当中,基本上我是有什么事情先跟大家沟通。


章丰:现在商会有实体性的项目在做支撑吗?


周广鹭:之前有两个项目,现在其中一个做得比较好,是我们商会孵化的一个媒介型项目《创业人物访谈》。当时商会针对内部发起了首届风云辽商评选,全国70多家主流媒体连续跟踪报道了5期。后来我们做了风云辽商颁奖典礼,把他们的创业经历以视频的方式展示,慢慢地就做成了周播访谈栏目。点击量最高的一期仅在公众号上就达到15万,背后都是专业的媒体人,他们都是辽宁籍的,被我们聘为商会的特别会员。所以商会是不缺人才的,如何人尽其用,这个是很关键的。


谈个人选择:
身处浙商序列是一种荣幸

章丰:你的创业经历跨越了好几个行业,从美妆、建材、贸易到投资,背后有没有自己的方法论或者说不变的标准?


周广鹭:适应市场发展的规律,看准市场所处的周期。比如我当时做混凝土是在杭州房地产发展最好的一段时间,人工智能我们也是在风口到来前提前布局。


章丰:你会不会考虑自己的资源和能力?


周广鹭:有些东西想太多的话,我觉得就做不成了。很多时候选准方向最重要,方向选准之后,就去投入最大程度的努力。


章丰:当时从大学毕业做了一年公务员后,就拿着父母凑的钱到杭州来创业,这份自信是从哪里来的?


周广鹭:我确确实实认为自己不会失败,只要给我机会,我一定能闯出一片天地。另外也不允许我失败,这200万的启动资金是东挪西凑的。说实话我其实是比较坚定的,对于一些事情,我能接受的都是非常好的一种信号。这种信念很重要,它会对后续的行动起到重要的正向引导作用。


章丰:我的结论,你是一个心特别大的人。创业这条路,是出自于你的性格还是有其他方面的思想资源?


周广鹭:从小到大我都有一个梦想,成为一个“有钱人”。我父母一辈子都没做过生意,我从他们的身上就能看到继续当公务员的未来生活,所以我要选择一条不一样的路。


章丰:你是一个目标感非常强的人?


周广鹭:对。我现在给每位员工发了一本《吸引力法则》,我说你们要有共同的目标、共同的方向,你们就能在一起合作得很好。确确实实是这样,在我身上就印证了,只要我从小到大敢想的东西我都有了,除非我不敢想的东西,当然这背后你要付出足够的努力。


章丰:你最大的梦想是什么?


周广鹭:从企业的角度,最晚在2021年之前要完成上市,这是下一步的小目标。还有一个大目标,我们要成为若干年后的小米。关于我自己的梦想,企业上市了以后,我想陪孩子去上学。孩子长这么大,能陪伴她的时间也很少,等再过几年她出去读书了,我想好好陪伴她。


章丰:你跟杭州这座城市是很有缘分,你怎么评价这座城市?


周广鹭:杭州是我的第二故乡,我觉得杭州是个具有很强包容性的城市。我们的员工也好,包括我身边的朋友也好,我们来了杭州都把这里当成家了。杭州没有拿我们当外人,我们在这里赢得了尊重,有了自己的事业,同时发展生活得也非常好。


可以说,这十几年我选择浙江,我没有任何遗憾。我认为浙商是全球最优的一个序列,能身处其中对我们来说是一种荣幸。


章丰:你最得意的事是什么?


周广鹭:我做了机器人妈妈。这是我从小的梦想,没想到真的从事了最喜欢的事业。


章丰:最沮丧的事情?


周广鹭:有时候不被家人理解。


章丰:最期待发生什么?


周广鹭:炬荣的人工智能产品能够真正走进千家万户,成为若干年后的小米。


章丰:最害怕发生的事?


周广鹭:害怕自己慢慢变老。


章丰:如果给“数字新浙商”贴三个标签,你会如何定义?


周广鹭:立足于全球最大的商帮,在数字经济领域,对行业前沿有所探索。另外“新浙商”对我有另一层意义,我们辽宁人在浙江创业, 也是新浙商。


PS.以下是来自一位随行的00后体验记者的好奇


小记者:机器人会统治世界吗?(小朋友你很有哲学高度啊)


周广鹭:暂时不会。


小记者:您能做出这么多机器人,您数学好吗?


周广鹭:我其实数学不太好。


小记者:您做了这么多行业,以后还会转行吗?(这个问题我都没敢问)


周广鹭:遇到感兴趣的行业和合适的时机,我还是会去尝试的,比如接下来可能会涉足时尚品牌,但主业还是在机器人。


小记者:您最喜欢的机器人是哪款?为什么?


周广鹭:我最喜欢的是这款Robin,因为它的外形酷酷的。


哈智机器人Robin





相关推荐